青草视频_儿子 使劲干你的骚逼妈妈

儿子 使劲干你的骚逼妈妈

第一章
 
我从小就有恋母情结,相信大多数狼友可能也有,在六、七岁的时候还经常要摸妈妈的乳房,可能我心里就藏着乱伦的意识,和淫秽的烙印,虽说是这样,但我却一直没有发现我有任何的不正常,直至有一天,我心中的恶魔终于被放了出来。
 
那是我十五岁的一个夏天,这天学校临时有个活动,所以全体学生只上半天课,我提早回到了家中,父母都还在上班没有回来,当我走进客厅,却发现桌子上放着一本书,我走过去一瞧,《性好片推荐→→→儿子肏后妈学》。
 
我想这可能是父母走的急忘了把它放起来。
 
这个年纪的男孩正是青春期,让他们看到这样的书简直是如获至宝,我这时兴奋的手都颤抖了,一下午的时间我什么都没干,就看这本书,书里大部分讲的都是关于性方面的知识,包括如何做爱,爱抚等,但是很奇怪的事,这本书里居然有一个章节是讲述有关乱伦,并举了几个从古至今,中西方的一些乱伦桉例,这让我看的兴奋不已。
 
而当我读到有关母子乱伦的章节时,我突然眼前一亮,感到一种莫名的禁忌的快感,不知道其它狼友有没有这种感受,多年来零星的记忆碎片在我的心中拼凑起来,我很自然地脑海里出现了妈妈的身影,鸡巴硬的不行,很想射出来,于是我便找出了妈妈的照片和丝袜,一边看着书,一边看妈妈的照片,同边闻着妈妈的丝袜,幻想着母亲,嘴里轻声的喊着“妈,妈”,一边用我那肮脏的左手撸管。
 
以前我都是看着日本的漫画手淫,而这是我第一次想着自已的母亲进行手淫,射完之后,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爽,但同时我也感到了相当强的罪恶感,我开始有些厌恶自已,怎么可以对妈妈作这样的事呢,太恶心了,并且警告自已不能再有下一次了。
 
然而心魔一量被释放,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,很快妈妈便成了我手淫时想像最多的女性,一次又一次,看着我奔淌的精液,一次又一次,我告诫着自已,然而毫无用处,我就像吸食了冰毒一样,无法自拨。
 
操了自已的亲妈,享受母亲那美妙的肉体是我那个时候最大的梦想,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,后来随着学习压力的增大,再加上心中的这个秘密,我便的沉默寡言,而且性情也有一些变化,由于心里有鬼,那段时期我一直都不敢和妈妈走的太近,她换衣服的时候,虽然我特别想欣赏一下她的肉体,可我还是用强大的意志使自已转过头去,当我考试考的出色,妈妈要和我亲热或亲我脸的时候,我总会推开她,显出长了的男孩对母亲不耐烦的样子,其实我主要还是不想让她看见我勃起的阴茎。
 
可以说,虽然当时我时常幻想着和妈妈发生乱伦的关系,并且肆无忌惮的手淫着,但那时的我还是保持着克制和清醒的意识。(我妈妈是个普通的工人,160的身高,脸蛋长的还算漂亮,皮肤很白而且非常光滑,并没有色文里那么夸张的身材,但对于一个男孩或者说有着乱伦想法的男孩来说,妈妈永远有着高耸的乳房和丰满的屁股)
 
就这样一直到2000年,我上了大学,在那里我接触了网络,是它将我带进了另一个世界,其实那时我已经和几个女人做过爱了,这其中就包括我现在的老婆,而我在18岁的时候就和我大哥一起去洗浴中心打过炮了,但操了自已妈妈仍然是我不灭的梦想。学会了上网,我很快便开始了寻找色情网站并寻找着一切和乱伦有关的东西,可以说那时相当疯狂,几乎每周都会去包夜看A片和乱伦小说,如果是同龄人的话都应该知道当时比较有名的happysky和happysea,每次看到乱文或乱伦AV,看着那刺激精彩的情节,我都会联想到自已和妈妈,并最终以我将精液身在裤裆里而告终。虽然看了很多乱文,也想过乱文里的情节,想从中找到一此方法,虽然我的心疯了,心成了魔,但可理智告诉我,想在现实中和自已的亲妈操逼那还是不太可能的。
 
转眼到了2002年,那年我22。妈妈47。
 
这一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,让我认为,想搞到自已妈妈还是有希望的。
 
事情是这样的,那年我上网泡到一个大姐,比我大工10岁左右,胸特别大,我们俩聊的很好,经常打电话互相挑逗,在网上和电话里聊作爱什么的,那时候正是世界杯,有一天她说她想和我干一下,于是我在学校边上租了个房子和她见面了。见了面后,那个大姐很放的开,主动的摸我,还夸我长的帅,我浑身上下都让她摸遍了,简单聊了几句,我就开始亲她,从嘴到脖子,手还不停的隔着裙子摸她的阴道,她也用手抚摸着我的鸡巴,还在我耳边说“真大”,没亲几下她就受不子,把我们的衣服全脱了,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给我口交(基本没什么前戏),还发出“嗯…嗯…”的呻吟声(操,老逼就是好,真有味),这时我知道,原来女人给男人舔鸡巴不是为了拍戏,而是她们原来真的喜欢吃鸡巴,不信各位可以问自已的老婆,我就用手抠她的肥逼,搞得她气喘吁吁,吐出我的阴茎,说:“弟,姐受不了了,快干我吧。”
 
我二话不说,直接将鸡巴捣了进去,疯狂的干着她,期间她不停的说:“弟,快点,嗯…嗯…嗯…,啊……”;“啊,你鸡巴太大了,让你干死了,快,使劲,小子,还挺有抗劲呀”,“弟,偷情真爽,人比我老公强多了,快,操,操我。”而我则是:“操死你,你个骚逼,老逼,这么大了还出来偷情,你说你是不是欠操,我干死你。”
 
就这样,在我不断的抽插下,在我滚烫的精液向她体内喷射的时候,在她的淫声浪语萦绕在我耳畔的时候,她选择淫荡的坠落,我选择疯狂的沉沦。
 
事后我问她,“是不是女的都喜欢年轻人?”
 
她说:“应该是吧,反正我喜欢人们年轻的,体力好有抗劲,干着舒服。”“那你老公呢”,我问
 
“他不行了,现在每次只作一下,体力跟不上了,哪像你们呀”“是我干的你爽,还是你觉得偷情爽?”
 
“都有吧,觉得偷情挺刺激的,这是我第一次偷情。”她说。
 
“以后会不会和别人偷,你们单位的?你们单位没有哪个小伙子看上你了,你身材这么好?胸这么大?”我问。
 
“有吧,有好多小年轻还有我我们领导总盯着我胸,有时还故意和我说笑,还装着不故意地摸我两下。”
 
“那你怎么想的?”我再问
 
“其实有时候我也挺想和她们干的,只是不太好意思,没有和你放的开,还没熟到那个地步和他们”。
 
“那就是说,你其实也想,就是不太主动是吧,要是那个男的上你,摸你或强奸你你也乐意是吧?”
 
“是的,其实和你们男人想和不同的女人上一样,女人也想大鸡巴,也想被干的爽。”
 
“那换句话说,如果我想操个女的,差不多40多,是不是只要我把她的兴致沟起来基本就拿下了?姐”
 
“费话吗,我是怎么让你搞上的?这个年纪的女人其实特别想要。”和她的交谈似乎给了我很大的启发,和她的对话不停的在我耳边响起,这让我看到了希望,妈妈现在是40多岁,也是虎狼之年,老爸又经常上夜班,老夫老妻也没啥激情了,或许我可以挑逗她和我做爱,看来我不能和她疏远关系,应该和她更接近,毕竟我是她儿子吗,平时应该多和老妈亲热,多沟通,但这只是此不成熟的想法,根本没有任何计划和手段,不知道从哪下手呀也没机会呀。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
 
第二章
 
世界标结束了,也放暑假了,我拖着不算多的行李回家,刚一进家门,妈妈就扑了过来,亲热的和我说:“大儿子回来了,想不想妈?”随后就在我脸上亲了一口。
 
“嗯”,我没多说话,对这我还有点不习惯,但我这次并没有回避,用单手环抱着妈妈的腰,还用指尖小心地在隔着她薄薄的衣服蹭了她几下,“这也许是个好的开始”我心想。
 
刚回来的几天,我没什么事作,每天就是去和老朋友们聊天,打麻将,听他们说着又泡了几个妞,打了几个炮,谁把他们老师干了,谁把谁女朋友干了,世道真是变了,要是以前,这话还能说吗?
 
这天我和往常一样,和朋友们喝着酒,突然电话想了,一看是家里的,我便接了电话。
 
“喂?俊呀,你赶紧回来吧,等着你爸揍你吧,看你干的好事!”妈妈在电话那边说到,“赶紧的”。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 
什么情况呀,我又咋的了,没干啥坏事呀,老爸都多长时间没打我了,多大的事呀?我是有点摸不着头脑,和朋友们打个招呼便匆忙打车回家了。一回家,就看见老妈在我的卧室门口向我招手,叫我进去。而老爸则在客厅生闷气,一进门就看见我的屋子里乱糟糟的,东西扔的哪都是。
 
“怎么了,妈?”我问道。
 
妈妈没说话,眼睛往书桌上瞄了一下,示意让我看,转眼一看,脑子当时一下就大了,我的日本卡通书有《DNA》等,黄色小说其中包括伪卧龙生先生的,还包括几本现代有乱伦内容的黄书放在桌上,这都是我多年来的经典收藏,被我埋在了衣柜的深处,这么多年都没被发现,怎么今天都给他们挖出来了?我不解的望向妈妈,只希望他们没看到里面的内容,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,要是不知道内容,老爸怎么会这么生气?
 
“你爸明天要和你二叔他们回沟里上坟,今天收拾东西时找到的,你看你。
 
“妈妈虽说是在责备我但却是笑着说的,这时我又看了一下我的床,没有人动过的样子,看来他们也没发现下面的黄碟,这下我长吁了一口气,看来他们还没发现那个乱伦的小说。
 
我没说话,只是无奈的坐在妈妈身边,随后妈妈又拿出来一样东西扔在了桌子上,我定睛一看,我靠,是个避孕套。怎么回事?
 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妈妈问道。
 
我晕了,我哪来的这个呀,我尽力的在我的记忆储存库中搜索,操,我想起来了,这是7年前我一哥们涛子给我的,那时我还上初中,这哥们搞了几个套子给大家看,那时候还小都没见过这玩意儿,出于好奇,他给了我们一人一个,我就把它放在了抽屉里面,这么多年都没碰过了,都忘到脑后了。我如实的告诉了妈妈。
 
妈妈将信将疑,“行了,把这些书处理了吧,这个收起来吧,我和你爸说了,没事了以后注意点。”
 
什么?我没听错吧,老妈让我把套子收起来?这什么情况?看来老妈并不是特别生气。这期间老爸一句话都没说,他一直想让我当个君子,可我却这样,难怪他会生气。说完后,妈妈起身要出去了,到门口临走时,斜着眼妩媚的看着我,而身体却向着客厅方向大声说:“留着吧,没准以后还有用。”之后笑着离开了。再之后就听见妈妈小声对爸爸讲着什么,无外是儿子大了,这很正常什么的。
 
事情过去了,我其实并没有怎么惊慌,毕竟自已已经是大人了吗,不用怕这些事,但妈妈的行为却给了